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又是秋風暮雨時

樓主:在故事里相遇 時間:2022-01-05 08:27:02

?

大家晚上好,我是犀牛大哥。


每次發稍微長一點的故事,我心里就有點擔心。畢竟現在很多人都有“閱讀障礙”,看不進太長的東西。不過還是決定發——反正我們年紀大了,早就不抱有“成為一個大號”這樣的幻想了,倒不如擺脫閱讀量上的負擔(好吧其實閱讀量本來也沒有多少。。),好好為一些真心有閱讀故事習慣的讀者獻一點干貨。


食用本故事前的警告:下面這個故事,我們不能保證你花了13分鐘的寶貴時間閱讀完后,能有任何有用的收獲、有意義的感悟(或者是“人生的理解”之類的xx詞匯)——但是話說回來,讀故事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啊,難道不是嘛。


希望你今晚能做個好夢,晚安~




又是秋風暮雨時

文 | 劉釀苦

字數:6527, 閱讀時間:?13??分鐘

這是?犀牛故事??第?132?個故事






1?

海小波剛聽到一個事兒。?

班長小高在食堂打飯時,瞥見一個驚為天人的女生,其美貌不可言表,于是小高一連幾天都在同一時間去食堂打飯,可再也沒遇見過,一時相思入骨,跑遍了整個校園,挨個班一一尋找??尚「卟]有找到那個女孩,反而發現了幾個更讓他驚為天人的,他的行徑得到了身邊人的認可,紛紛勸他,校園何處無芳草,單守一個是傻屌。?

小高無奈,到校門口的小超市買酒,準備借酒澆愁,到收銀臺結賬時才發現,那女孩就是超市新來的收銀員!有人給小高支招,說女人容易對神秘的男人產生好感。小高絞盡腦汁,日夜輾轉,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。于是去小超市買了兩包瓜子,付賬時除了兩張一塊的票,還遞過去一張紙條,條上寫著:我是一個謎一樣的男人。?

更幽默的,他居然成功了。?

小高買了幾十包瓜子在班里發,唯獨略過了海小波,因為海小波是一個不討喜的人,眾人孤立他已久。?

海小波把這件事構思成悲劇,用了四節課的時間寫完,結尾是整個學校坍塌成廢墟,無一存活。創作之所以能讓他感到快樂,是因為他能在自己的世界里得到現實中得不到的一切。他把這篇小說打印出來,塞進信封,寄往雜志社。雜志背面寫著“如一月沒收到回復,可另行處理”,可往往一個月不到,海小波就會忘了這件事,他也從沒收到過通知。?

他坐在靠墻的角落,右邊就是窗戶,他總是把窗戶擦得很干凈,好像消失了一樣,隔著窗戶,穿過操場,能看見圍墻外的土坡,土坡上長了幾顆歪曲的洋槐,枯杈如繡刀。?

海小波比班上的人都小,他從初二休學后在家后呆了半年,九月份直接上了水骨縣第一職高。從炎夏到秋涼,他養成了看書的習慣,家里有幾本流行于90年代的心靈雞湯,是她母親僅有的藏書。他耐著心讀了兩天,滿腦子都是女人、婚姻、幸福、從容,最后把書一扔,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。后來無意間得了本《基督山伯爵》,一下來了癮,讀完之后,又買了本盜版的《白鹿原》,依然覺得不錯??杉胰讼铀诩沂裁匆膊粚W,還花錢買小說看,就罵他。?

那時憶往鎮新開了家希望書店,季卡30塊,租書一天只需一毛,他在晚飯時厚著臉把想法說了,繼父連嘆幾口氣,母親夾起一筷子菜甩在他臉上,菜汁順著下巴滑落。海小波的父母離異后,法官把他判給父親,而他父親并沒有要養他的意思,于是跟著母親再嫁,加上自己上學不爭氣,他的重要性似乎越來越低了。海小波很委屈,抹了臉上的菜湯再不敢說什么了。事后母親也很內疚,夜里又悄悄把錢塞到了他枕頭下。?

殘陽隕落,火黃的云彩沾染了半邊天,目所能及的一切都披上黑色的薄紗,玻璃窗上有了燈管和同學們打鬧的倒影,他摘下耳機,聒噪的人聲讓他厭惡,地上落滿了瓜子皮,教室里飄著濃郁的椒鹽味兒。?

海小波感覺有人在議論他,循聲看去,那幾個人又不說了。一成不變的上課鈴聲并沒有壓制住班上的熱鬧,直到半個小時后一個矮而丑的眼睛女人冷著臉走進來,聲音才戛然而止,眼鏡在女人的塌陷的鼻梁上往下滑了一厘米,她把眼珠往上翻著,環視安靜的班級。?

機靈的學習委員鉆牛角尖,不縮反上,走到班主任身邊交給她一張紙,班主任接過來來回瞄了一眼,繼續環視,“說啊,怎么都不說了?”?

海小波不想聽這些,鋪在桌子一張白紙,擰開墨水瓶和鋼筆桿,往墨膽里吸了半管墨,開始構思下一個故事。鈴聲好像又響了兩回,海小波正寫到癢處,班主任用食指關節敲了敲他的桌。他猛地受驚,抬頭看見一張泛著蘚紅的扁臉。?

“班費為什么不交?”?

“???”?

“班里收班費為什么不交?我問你!”她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,所有人都往這邊看。?

“我不知道要交班費??!”?

“給我出來!”?

班主任在走廊上好好教導了海小波一頓,從日常表現,到個人思想,反復舉例對比,總結了三次,結論都是,你這個樣子是不行的。?

下課后,海小波混在人群里。他無法進入寢室的夜談,也很自然地退出集體,有時他也覺得自己是個讓人討厭的人。他走到一樓教學樓門口時,忽然停下了腳步,卡在人群中間,如激流中的一塊頑固黑石。每個人都對自己的姓名很敏感,大街上看見名字中的一個字印在跟自己毫無關系的招牌上,也會留意0.5秒。而海小波看見的,正是自己的名字,班級名字一字不差。那是一封擺在窗沿上的信,這兒的學生很少會收到信,送到傳達室的信都會立在窗沿上,最多時候并排過五封。?

此時的窗沿上只有一封,是一個大號的牛皮紙信封,字跡僵硬扭曲,像將死的人。他心頭一熱,做夢般走過去,他向雜志社投過很多次稿,每次將信封塞進笨拙的郵筒都會興奮一陣,后來那感覺淡了,現在捧著信件他感到無比的自豪,所有自卑憂愁被掃得一干二凈。?

那封信件他站在原地看了二十分鐘,又愣了十分鐘,他忽然覺得應該為自己的朋友寫點什么。?

2?

王鵬進去時剛滿17歲。在他17歲零3個月時,終于等來了最終的審判來了。?

法官是這樣說的:嫌疑人王鵬涉嫌故意持械殺人罪,根據《刑法》第232條,故意殺人,處死刑、;情節較輕的,。因王鵬沒有成年,。?

王鵬要在少管所先度過9個月,。少管所的灰色圍墻有五米高,半米厚,一副永遠不會被摧毀的樣子。從大門到宿舍那段路,管教對他說了一些少管所的規矩,比如早上六點起床,七點上課,下午是勞動,表現好可以減刑。?

宿舍有12個床位,管教和王鵬走進來時,里面住了11個,那11個人齊刷刷地站到床前,齊聲說了聲“管教好”。?

王鵬看過許多港片,認定一個鐵律,就是新人蹲號子的第一天肯定會挨打,會被要求說自己犯的什么事。他已明白世上唯暗戀和欺負最不能忍,要在其開始時扼殺,該表白就表白,該動手就動手??刹]有人找他麻煩,也沒有人跟他說話,往后的日子也是,大部分時間,整間宿舍都是死一般的寂靜。?

時間長了,王鵬認識一個外號叫“拐子”的人,拐子左邊眉骨上有一道煞白的刀疤,他告訴王鵬,不用怕這里的人會找你麻煩,因為你是殺人罪,他們都怕你。王鵬很佩服拐子,因為他很能干活。少管所分時間發配不同的手工任務,王鵬第一次做的是手鏈,用皮筋把一粒粒透明晶瑩的珠子穿起來,系一個死結,一下午穿了十幾條,而拐子一下午竟然穿30條手鏈!而且他還偷偷放起一些零件,放到睡覺和上課時做。?

拐子跟王鵬說過,他進來是因為女朋友被人摸了,下手一時沒輕重,把對方打了個三級傷殘,拐子的女朋友一直在寫信過來,說等他,他也要快點出去。后來拐子已經靠手工任務減刑了半年了,距離刑滿釋放還有半年。?

“你想要什么?等我出去就給你寄過來,燒雞?”拐子問王鵬。?

“火燒吧,夾豆腐串,多放孜然和辣椒?!?

“沒問題!”?

在一個早晨,明媚的光束斜斜地照進課堂,拐子低頭組裝著打火機,在安盤絲時小拇指有點涼涼的感覺,他知道打火機漏氣了,就往課桌上一扔準備組裝下一個,然后“pong”的一聲,塑料碎片飛濺,扎入了他的眼中。?

當天拐子就出獄了,再沒回來過,后來聽說他瞎了,政府還補償了他一大筆錢。再后來,王鵬收到了一大包火燒夾豆腐串,外面用一件破舊的軍大衣包住,尚有余溫。豆腐串的汁液滲出火燒,放了許多孜然和辣椒,香味兒把整個寢室的人都吸引過來了。王鵬分享給大家,他忽然沒有了胃口,因為他總覺得,拐子沒有瞎,他只是很聰明地把所有人都給騙了。?

王鵬睡前想這件事,醒后還想這件事。當他滿了18歲,,他面對的是一些更成熟的面孔,和更野蠻的潛規則,以及更差的伙食,只有手工活兒沒什么變化。在那兒,王鵬挨打了,因為有比他更狠的人,他沒有還手,每天很勤奮地干活,沒日沒夜地干。半年時間他減了兩次刑,他拿一個小本子在上面畫道道,欣喜若狂。?

3?

海小波又失眠了,往往在半夢似醒的狀態,一些靈感像彩虹下的泡泡般,輕盈地飄進他的思緒中,有時是對立的事物,有時是一件事物的本質。一到深夜他就無比的清醒睿智,躺在床上,凝視著黑暗,他想寫一篇關于王鵬的長篇小說。?

職高的起床鈴是張雨生的《我的未來不是夢》,在冬日六點四十準時響起,然后是《桃花盛開的地方》。在兩首歌放完那一秒,全校學生都要集合在操場,開始跑操。寢室的其他幾個人紛紛掙扎出溫暖的被窩,起床穿衣。海小波沒動,同寢室的人都走完了,走廊上響起關門上鎖的聲音,然后是安靜,目光穿過門口,穿過走廊上敞開的窗戶,看見天空像稀釋過藍墨水,是新鮮的藍。風也像是藍色的,涼颼颼的,吹進寢室,海小波的被窩瞬間失去了溫度。?

“操?!?

那些人走時故意把門敞開著,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,不是有情,就是有仇。?

他的哆嗦著關上門,又縮回被窩,從床沿里摸出一盒紅旗渠,抽出一根,點上,辛辣的煙霧沖進還沒睡醒的肺,困意全失。連抽了兩根,起床洗漱,干嘔了幾下。操場上聲勢浩大的口號聲傳來,自棄的感覺漫上海小波心頭。?

海小波走出寢室,下到一樓,在走廊盡頭迎面走來兩個教官,他們每天都會一間間寢室檢查,抓睡懶覺的學生。因為職高的學生大多頑劣,,或地痞流氓,長相兇煞。那兩個教官看見海小波,大吼了聲,以示震撼,聲音整個一樓走廊后在回蕩。海小波確實被嚇了一跳,白了他們一眼,腳步沒停。?

那天,海小波也挨打了。?

班主任把海小波叫進辦公室。水骨縣職高向來是這樣,教官是武,教師是文,保持著雙管齊下的傳統。?

“你什么意思???不給面子?”班主任似乎比教官更具江湖氣,“我說了多少次……”?

“我不上了?!焙P〔艘话炎旖堑难?。?

海小波用了條床單把鋪蓋系了個大包,背著走出了校門,像直立行走的蝸牛。他回頭望了一眼呆了近三年的校園,沒有一絲恨意,更沒有一絲愛,他相信就算整個學校真的坍塌在他眼前,他的情緒也不會有一絲波動。?

職高坐落在水骨縣西郊,要走兩公里才有公交。路兩邊是被收割機糟蹋過的麥茬,舉目望去,空曠的柏油馬路上不見一個人影,楊樹葉開始凋零。他轉了個彎進了大道,出了些汗,車輛行人多了起來,包袱把肩部勒得發酸。一輛車突然橫在海小波面前,只見母親推開副駕門出來,眼眶泛紅,整張臉像凝聚了一萬朵烏云般耷拉著。海小波站在原地,等待迎接那一巴掌,而母親走到他面前,卻膝蓋一彎,跪了下去。?

“爺爺,我求你回去上課吧!”?

繼父連忙下車把攙母親,卻怎么也攙不起來,母親的額頭緊緊貼著地,頭發散落在地,發著世上最悲慘的嗚咽聲,路人紛紛駐足觀望。海小波背著個包袱,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他忽然想起王鵬在獄中給他的信:

我現在感覺特別充實。每一天!?

以前認為,只要跑得足夠快,就能在水面上漂起來,只需要長大。長大后,認為只要游得用力些,就不會沉到水底,就能為以前的幼稚買單?

我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跑操,現在都有腹肌了。一星期能吃一頓肉,過節還能吃餃子,就是米飯太干了。其實喝生雞蛋根本長不出肌肉,肚子里還會生蟲子,得喝蛋白粉,這是一個健身教練告訴我的,他也殺過人。?

你肯定想問我后不后悔。那當然了,這是個錯誤的選擇,但我想等我出來后,那些曾經不怕我的人會怕我,怕我的人會加倍怕我?我沒有再為此懊悔。真的。?

我隔壁床是一個搶劫犯,他每天晚上都會拿頭撞墻,求政府把他放出去。號子里有了他,顯得大家都特堅強。其實何必呢。后來聽說他入獄后,女兒跟著母親改嫁了,女兒今年十六歲,后來寫信給他,說她繼父半夜爬上了她的床,而他妻子竟然還置之不理!那封信他每天都看一遍,看完就拿頭撞墻。何必呢你說。?

我現在也學會跟人相處了,跟以前完全不一樣,以前沒說兩句就跟人約架,現在不了。大家都是沒本事的小人物,又何必把自己折出棱角故作鋒利,互相傷害。?

小波,時間都過去一半了,等我出獄你一定要請我喝酒。一定!?

還有,小波,我爸去世了。要等我出去,一定要等我出去跟你詳談,談一談我心里的事,這些事我放在很深的地方,你看不到,有時我也看不到。?

4?

少年郎,你可莫要虛度光陰;老來時,才知光陰比金。?

姐們啊,爺們不在可守住了床;要不嘞?回頭摑你兩巴掌!?

少年郎,昨天明日都不比今;一日貪懶百日貧窮。?

姐們啊,別再搖你的小腰,去勾引那少年郎,壞了良心把禍釀。?

…… ……?

天剛亮,像攪稀的清面湯,清亮的嗓音穿一層接一層,透了獅子巷的每家每戶,大家都知道該起床買豆腐了。?

海小波拉滅臺燈,閉上眼,倚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,心跳得很快,有種要猝死過去的感覺?;蹦咀郎仙⒘艘化BA4紙,紙上壓了一枝銀色美工筆。平房里除了一套桌椅,只剩一張床,床上鋪著單薄的被褥。指間的煙還剩最后一口,他皺眉吸完,隨手一扔,青磚地面已經覆了一層煙頭。?

買豆腐唱的那段是水骨縣的弦子戲,叫《少年誘》,講的是一條胡同里住著一個苦讀的書生,和一個守活寡的女人,女人百般誘惑,而書生低頭不聞。本意純良,又蘊含著粗糲的春意。海小波推門而出,長長吸了一口清涼的空氣,拉開沉笨的木門走出小院,買了一塊錢的熱豆腐,屋里還有方便面里的調料包,均勻地撒上,幾口吃完,又灌了幾口涼水,躺在床上吸了根煙后,睡去了。?

海小波面對母親的下跪并沒有妥協,反而使他下了一個有生以來最堅決的決定——走!再也不回頭。他的計劃并沒有那么容易,母親的哭泣和繼父的耳光都告訴他,這個家不是真的愛他,可也不允許他就這么離開。?

母親說:“我養你這么大,你說走就走?”?

“那你想讓我怎么辦?”?

“打你你就得受著,罵你你就得聽著,想走出這個家門沒這么容易!”?

院子里栽了兩棵樹,一棵是棗樹,另一棵是枯死的棗樹。海小波臨睡前最后一點帶亮光的想法是,母親待他如一株傾注了巨大心血的盆栽,要按自己的想法生長,有生命力,但沒有生命。?

一張稿紙有296個格子,標點不占格,最后一張稿紙的右上角,寫了“301”,也就是說半個月里,海小波寫了72224個字,有的修改處還貼著密密麻麻的白紙條。他預計字數是十萬字,寫完后他就離開這里。?

海小波還是執拗地離開了家,他拿著菜刀在手臂上劃了一道來表示決心。然后他首先想到這間院子,這是王鵬的家。王鵬的父親本來是在橋頭賣火燒的,半年前有人牽線,告訴他十萬塊錢可以減刑一年,他搜干刮凈湊了十萬,別人告訴他那是騙子,他不聽。而事實證明,牽線人沒有騙他,后臺是真實存在的,只是腦子不好使,一個上任三個月的正處級,公開斂財,來者不拒,被判了無期。?

王鵬父親的錢都打了水漂后,就不賣火燒了,,說是去新鄉做油漆工,一個月能掙一萬多。之后半年,王鵬都沒有收到父親的消息,在王鵬寄的那封信中還寄過來一把黃銅鑰匙,他的家已經空了,之前已經把能賣的都賣了。鑰匙是王鵬父親的遺物,他死在了新鄉,王鵬沒提死因。?

海小波醒來時是下午三點半,秋天的寒意漫上來,打了盆水洗漱一遍,泡了三包天方方便面,撐得難受。他坐在桌前,點上一根煙,把之前寫的一章完整讀一遍,找到思路后寫了起來。?

好小說都是在孤苦里熬出來的,但海小波感到快樂,他準備在今夜結尾。?

他還準備明天離開這里,去一個在廣義上叫遠方的地方,用重新認識的那些人、事、感情,來忘掉現在的人、事、感情。秋風怒嚎,拍打著老朽的窗,像鬼魂在哭泣,鋼筆尖按下去時有了分叉,呼吸也開始灼熱,他的筆跡被思緒的狂潮顛簸得越發潦草。?

海小波現在有足夠的資本離開這里,在他住進獅子巷的第七天,身上的錢都不足以支撐他去買食物和香煙了,他就帶著那個牛皮紙的信封,。?

信封里面除了王鵬的一些書信,還有一些文件,有王鵬的死亡證明,有政府安撫證明,上面的款項是五萬。王鵬的遺書里清晰地提到了海小波。,雨和冰一樣涼,海小波與這座壓抑的建筑對峙而立,雨又大了些,他的身影顯得更渺小了。?

海小波感到恐懼,恐懼的不是王鵬的骨灰,也不是意外降臨的巨款,而是在王鵬的文字中,他竟然沒有感到一絲絕望和黑暗的存在,他朝氣蓬勃,奮發向上地自殺了。在用餐時,他把折斷的筷子扎進了自己的大動脈。?

海小波把王鵬的骨灰埋在了院子里的一棵棗樹下,挖坑時不小心傷到了根,棗樹沒幾天就有了尋死的意思。?

老天爺降下秋霜,海棠結果,臘梅欲放。?

思情的閨女淚兩行,向北望,盼情郎。?

一副粉薄梨花樣兒,兩行清淚沿著香腮淌。?

可情郎情郎,早已死在他鄉的路上。?

…… ……?

他感覺才剛剛進入寫作的狀態,嘹亮富有穿透力的嗓音就把擾得他分神了。?

又是那豆腐小販的嗓音,海小波回頭一望,才發現天已亮,再回頭看書桌,整齊齊的稿紙碼成了一疊,手肘下壓的稿紙,右上角寫著“337”,左手指間的煙早已燃盡,他又夢游般握著筆書下了最后一行字:他在壓抑的希望中死去,在我筆下的深秋。?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