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吳海深|家鄉的故事之小村里吃螃蟹的人

樓主: 時間:2021-09-05 06:24:27



↑點上面[南湖文學]藍字丨關注

南湖文學宗旨:打造最純凈的文學平臺、營造最溫馨的精神家園。

家鄉的故事之小村里吃螃蟹的人

點擊上方音頻收聽

?作者簡介:吳海深,一個60后鄉村教師,就職于秀洲區油車港鎮實驗小學,高級教師。平時喜歡喝點小酒,茶余飯后,論國事,侃大山,寫點零七八碎的小文章。

東王港里魚蝦多,而魚最多的地方要數塘夾灣。說起這個港灣,還有一段插曲:小時候,常聽人說,這塘夾灣里是有水獺,水獺是要抓小孩子的。這畜生會把小孩拖到水里,然后把人……。聽到這,讓人毛骨悚然了。再加上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,塘夾灣二邊都是桑園地,微風吹來,桑樹林里發出的“沙沙”聲,更給這個灣增添了神秘的色彩。所以天一擦黑,小孩子是不會去那里的,因為不敢去。如果萬不得已,要經過那個地方,那就好玩了:用跑步速度前進,嘴里哼著歌,當接近桑園地時,又怕歌聲引來水獺,所以只能又是唱歌,又是快跑……回家進門后,把屋門碰得山響,并把所有的門閂都插上,然后靠在門上,呼一口氣……

就這么個地方,為什么會是魚蟹聚集地?首當其沖是安靜的環境,再說北面蒔公蕩的水流,經東王港北段到了這里此時,已沒有波瀾,加上那里的水很深——一竹篙下去碰不到底,有這樣的環境,魚多蟹多,應該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水獺,只是個傳說,或者說是大人哄孩子的伎倆。但有人在河港里捕魚捉蟹,我是看到過的,那場面很讓人興奮。我們這兒有一句俗語,叫做捉魚要比吃魚來得開心。而到秋天稻黃蟹肥之時,塘家灣里便熱鬧起來,徐家門里的幾個毛頭小伙便劃著菱桶,聚集于此,開始了捉蟹行動了。

那時在我們那個地方捉蟹有三種方法:一是用蟹掭到壟溝里捉蟹,所謂的蟹掭,是一根一米多長、一指寬的竹篾,在一端綁一個粗細與竹篾相同的“7”字形的鐵鉤,捉蟹人手拿蟹掭,腰系蟹簍,把身體裹嚴實(只露出頭和手),下到水渠里,找準蟹寄居的洞,用蟹掭去捅,受到驚嚇的蟹,就會從洞里爬出來,這就成了捕蟹人的獵物了,因為是用這樣的方法捉蟹的,所以就沒有釣蟹這種說法了;二是用蟹筒(長1米5左右,打通竹節,一端用木塞堵住,捆上幾塊磚,用繩子系著。丟進河里,這就成了一種捕蟹的工具)捕,這是一種懶辦法,每天清晨到河邊去淘米、拎水時,先把蟹筒拉起來看看,有無魚蟹,偶有收獲,在飯鑊上蒸一下,能多吃半碗飯。而真正大批量去捉的話,非蟹罾莫屬——那是一個簡單的工具,一個30平方厘米見方的塑料細繩編成的網,用二根竹篾交叉撐著,然后在網上放一些高粱,把它們系在水草上,就等蟹自投羅網了。這個工作是在傍晚時完成的,等到凌晨,捉蟹的人就開始收網了,徐家門那些哥哥、叔叔們,就是用這樣的方法捉蟹的。一般來說,每天一串蟹總有的(我們小的時候專門做一個游戲,叫做“賣蟹”,怎么做呢?二三個人圍成一圈,用自己的右手的二根手指,掐住左手手背,然后再去掐別人的手背,然后一起喊,“賣蟹、賣蟹……”)可見當時蟹是論串賣的。

捉蟹人捉了蟹后,大多是去賣的,特別是第一批捕到的蟹,更是舍不得吃,他們會三五合群去鎮上賣,有時會花上3個多小時步行到嘉興去賣……為的是去換取零花錢,等賣了蟹之后,就會到百貨公司去逛逛,購買尼龍襪子、解放鞋、棉毛衫褲等?;氐郊?,換上新衣,把天藍色的棉毛褲從褲管里露出5公分左右,以此引來羨慕的眼光……

而能吃到頭批上市蟹的人,應該是有頭臉的人。比方說,村頭小賣部的店主。這是家私營小店,說是店,照現在來說,還不如說是個攤位,店主姓沈,方圓幾里地,只有他一家,店里商品種類不多,主要是油、鹽、醬、醋,糖果糕點等。貨不多,但卻很是吸引人的,再說,我們的沈店主,是南貨店老板的兒子,有些家底,小本買賣也有些活絡錢,所以在吃的方面,很是講究。因此當我的那些大朋友,捉到蟹后,都會先到他那兒,試探著用自己的勞動成果換取些零錢,再換幾個籽麻餅什么的解饞。把我們這些小把辣子,看得口水直流。孩子中有幾個面皮老的,會伸出手去:“阿叔,給我吃點好嗎?”然后,有人遞過來大拇指甲大小的一點麻餅……

而當捉來的蟹賣不出去后,大家才想到了自己吃點,清蒸蟹、面拖蟹……好多的做法,讓大家著實也高興了幾回……

但這樣的情景,卻在某一天,被一陣陣的S195柴油機的轟鳴聲打破了,塘夾灣里變得熱鬧起來,原來的桑樹地被水泥預制場所代替。平靜的水域,成了各類裝卸建筑材料掛槳機船往來穿梭的戰場??蓱z的魚蝦蟹只得拖兒帶女,開始流浪遠方,河道里再也沒了它們的蹤影。

河道里抓不到魚、蝦、蟹了,但村子里的人們還得開創各自的事業,于是開始了另一種捕“蟹”行動。我的堂弟海明應該屬于最先嘗“蟹味”的那批人中的一個。上世紀80年代中期,20多歲的他,留著一頭長發,背著一個尼龍袋,懷揣著伯父借來的2千塊錢,哼著《外面的世界》曲調,搭乘著一條水泥農船到嘉興去學汽車駕駛技術了。當時,汽車在村子里連影都看不到,還去學車?學了之后,派什么用場?根本就是去學屠龍的技術。村子里許多人都說他是——黃狗學馬撒尿。

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當他在駕校畢業后,正值城市發展的轉型期,到處是工地,到處在發展。駕駛員成了熱門的職業!于是,他從駕駛面包車開始,轎車、貨車、槽罐車帶著他一路風光,收獲滿滿……當他小有成就后,就帶著妻兒、母親,進城做了城里人,從住出租房到購置商品房,生活過得有滋有味。記得有一次,他帶我到他家住上一晚,吃著火腿肉和嵌著野菜加肉的油豆腐,喝著加了雞蛋和姜末的熱黃酒。二個人談了很多、很多,天南海北,我只有點頭的份——厲害了,我的兄弟!

如今,他已是一家駕校的教練。村子里的駕駛員大多是他的學生。我開玩笑說,到村子里,小青年都叫你老師,而我這個做老師的,他們只與我稱兄道弟??!

其實我們的那批弟兄們也真的是爭氣。村子里有什么好事兒,他們都會跟我說的,也會跟我分享。這不傳達室保安打我電話了,說有人送我一盒“陽澄湖”大閘蟹。出去一看原來是在鎮上辦企業的,我的鄰居玉林給我送來的。他說客戶送他給他好幾盒大閘蟹,吃不了,所以就送我一盒??跉庹娲蟀?!真的是老板聲勢!

可誰能想到他曾拎著個包,騎著一輛自行車,挨家挨戶去收購胚布,然后去賣給企業,中間掙幾毛錢一米的差價;誰能想到經過一天一天、一年一年的努力,他會去辦個小微企業,成了一個企業主;誰又能想到,當企業進入正軌后,他會得重病,進食只能靠吸管,徘徊在生死線上……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以一種幾乎是不可想象的毅力,戰勝病魔——每天與河水親近,一年四季在河水里游泳、與病魔搏擊。真正是河水浪花中的搏擊者?,F在,他已擺脫了病魔的糾纏,樂觀、開朗的他每天笑對生活,收獲著希望。

東王港村里,需要點贊的人太多了,但歸結起來一點,不管是誰,都知道:一個人活著不僅僅是經歷著,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點想法,有一種拼搏奮進的精神。

南湖文學
文學總顧問:吳順榮? ? ? ? ? ? ??

責任編輯:青峰

音樂總監:格格

文字排版:汪垚卿 吳敏 ? ?

頁面制圖:小魚

平臺推廣:李遠鵬 ? ?

編輯微信:nhzc991

投稿郵箱:1097100585@qq.com


真情溫暖你我

文學點亮人生

微信:nhwx990
長按左側二維碼關注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