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媽媽的味道,你記憶中還剩多少?

樓主:淳安發布 時間:2021-05-06 08:13:18

點擊上方“淳安發布”可以訂閱
母親的味道
方新英/文
  成長的記憶里總是充斥著各種吃食的味道,而這些味道都取決于我的母親——家里的“掌勺大師”。
味道一:野蔥粿

  小時候吃得最多的是玉米粿和麥粉粿。吃多了,母親就會變些花樣調調我們的胃口。我最愛吃的就是母親做的野蔥粿。山核桃樹林里到處都是郁郁蔥蔥的野蔥,隨手一抓一大把。把蔥頭去了,蔥葉子切得細細碎碎的,和玉米粉或者麥粉混在一起,加點鹽,用水和好,在鍋子里拍得薄薄的,又香又脆又咸,一頓,我總要吃上好幾個。

味道二:油炸皮條

  我家的油炸皮條在那時候好像是我們村里的一絕。每次燒肉時,母親都會把肉上的皮給割下來,切成長2厘米、寬1厘米左右的條條。等到空閑的時候,母親就會把所有的皮條放在菜油里炸。韌韌的,咸咸的,一塊放在嘴巴里嚼半天。我總記得那時候我的小伙伴會拿各種吃食來和我換,那樣的快樂至今記憶猶新。

味道三:腌大蒜

  那時候家里總是會種很多菜。吃不完的腌制、做菜干,以備青黃不接時候吃。記憶里,家里的大蒜好像多得吃不完。3、4月份的時候,母親會把還未成熟的大蒜苗帶回家,和年前曬起來的蘿卜絲腌制在一起。滿滿一木缸,幾乎每個晚上回家都有著大蒜濃濃的“臭味”彌漫。過幾天,就可以食用了,菜油稍微一煸,端來放在桌上,就是一盤很好的下飯菜。我總愛把脆脆的蘿卜絲先吃了,然后再來細細地品嘗大蒜桿或者大蒜頭。咬開一層皮,吃一口飯,再咬開一層皮,再吃一口飯,那飯就嘩啦嘩啦地撥拉進了肚皮。

  端午前,媽媽會把地里所有的大蒜挖來,把蒜頭一個一個地洗干凈了,腌在大水缸里。隔幾天,我們就去嘗嘗——哇,太辣了,還不行。這樣反復幾次,終于可以入口了。除了吃飯時候當菜,我們兄妹三個總是在口里空閑的時候,去缸里拿一個當零食吃。最愛的是,母親偶爾會弄點臘肉,然后把大蒜一瓣一瓣地剝開,放一起燒,那頓,我們必然會多吃一碗飯了。到了夏天,扁節、豆節、辣椒、茄子都可以吃了,我們家的腌大蒜總是還有沒吃完的。隔壁的鄰居便你一碗、他一碗的,大家一起給分了。


味道四:媽媽醬

  那個時候,醬好像是我們的當家菜。所以做醬是每年秋季必不可少的項目。母親的醬豆也是村里公認做得好的。黃豆煮好,放進攤笆,上面用麻布和塑料紙蓋上,過兩天便長出長長的綠毛來,母親便把上面的毛給搓掉,曬干了備用。等到天氣轉涼,紅紅的辣椒切碎,加進大蒜、黃酒、白糖 ,拌進醬豆,放進瓷壇,一年吃到頭的醬就做好了。讀中學那會,我每個禮拜都是醬加咸菜。以至于二十年后,我曾經的中學同學吃了后,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還是那個味道,二十年前的味道。

  母親自己并不喜歡吃醬??墒且驗槲覀儛鄢?,每年秋天她還是會做一些。做好第一件事,她就是給我打電話,叫我回家拿去。我總愛拿到學校里,學校的飯菜并不可口。所以一拿出來,同事就你一筷我一筷的給瓜分了。我們六、七個經常在一起吃飯的同事給我的醬取了個好聽的名字——媽媽醬。

  這些年,野蔥粿和油炸皮條是早已經淡出了我們的生活,而腌大蒜和媽媽醬的香味卻一直彌漫在我的身邊。然而,這些味道也漸行漸遠,終究消散在母親離去的世界里。


請為媽媽的味道點贊!
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