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他們養殖對蝦,靠什么畝產高達2萬元?!

樓主:水產門戶網 時間:2021-10-27 06:14:21


廣 · 告


01

海邊,黑黝黝的泥灘上,海風陣陣。一排簡陋的一層樓辦公室,外圍四方形中間開門的水泥圍墻。養殖場的職工就在這兒安排生產、休息、吃飯、住宿。站在門口眺望,一行行挺拔的水杉直插云天,魁梧的香樟樹翠葉蔥蘢。綠草茵茵的曠地上,分散地矗立著四爿潔白葉子的風車,有風的日子,嘩啦啦轉動的風車為養殖場發電。辦公室離海只有3公里,被樹木擋住了視線,但漲潮時分,能聽到隱約的濤聲如雷。


今年春三月,菊黃東方豚、暗紋東方豚等魚苗,在養殖工盡心盡力的照料下,越過凜冽的寒冬,已經長成2兩左右的幼魚了。20多畝的特種魚養殖池塘,以2個毗鄰的4畝池塘為一組,中間用一條長長的田埂隔開,2個池塘邊豎立著一根根高過人頭的光滑木樁,木樁上罩著以細鋼絲為筋骨的潔白的塑料薄膜,仿佛一個碩大的蔬菜大棚。


盡管棚外海灘上,春寒料峭,風冷雨驟,棚里27℃,溫暖潮濕,還有點悶熱,沒辦法,這是幼魚對水溫20℃的需要。上海水產養殖公司總經理陳建明——他還要負責另一個占地1080畝的青浦養殖分場——和他的得力助手奉賢養殖分場場長王明龍,正在巡塘查看幼魚。池塘的水色綠中泛黃,這也是稍加沉淀處理后的效果。池塘的水都是從杭州灣的海水中抽上來的,比較渾濁,不沉淀處理幼魚受不了。王明龍向池塘撒下2米長的絲網后,只見他熟練地把網向上一拽,幾條花紋斑斕的東方豚在網中潑刺潑刺跳著,重2兩左右。他們把魚放在掌心細看,發育良好,又把它們放入水中。池塘中,增氧機的風扇半在水中半在水面,流暢地旋轉,幾條入水的幼魚在水中一甩尾巴,瞬間沒入水底不見蹤影,池塘上泛起一圈圈的漣漪。

養殖場位于奉賢區奉城鎮,南面靠海的杭州灣邊,東邊緊靠五四農場,西邊是上海海灣國家森林公園。養殖場占地1615畝——這是什么概念,就是上海中心城區的共青森林公園的6倍多——其中888養魚塘,占了總面積的一半以上。環杭州灣的海水都是黃色的,無他,因為此處泥沙多。但再往西幾十公里的碧海金沙水上公園的海水是碧綠的,那是下大功夫沉淀泥沙后的結果。養殖場的水塘可不是清淺池塘,小的4畝,大的9畝,水深一般1.8米,如果灌滿了,就達2.5米。池塘的水,除了南美白對蝦是海蝦淡養外,其余的如河蟹苗、特種魚菊黃東方豚、暗紋東方豚等,都要用海水養殖。這就是為何養殖場要建在海邊的原因了。


養殖是很繁忙的事,對幼魚每天要由池塘底部潛水泵進水、排水,開啟、關閉海水閘門,這天一清早,像做小丸子一樣,陳建明和王明龍帶著幾名養殖工,用粉狀的配合飼料,再加水,用雙手捏拌成類面粉團,做成餌料,一天喂食3-4次。

每年春節后,王明龍就不回家了,睡在一間16平方米,半圓形的綠色橡膠屋頂的值班房,每天半夜讓鬧鐘叫醒自己后,打著手電筒去巡塘。4月份,天暖了,特種魚東方豚都從4畝的小池塘轉入開敞式的,9畝的大池塘。從4月開始到11月份,這8個月,養殖的旺季,他更不得閑了,凌晨3點和4點,他都要巡塘,夠苦夠累的。這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,絕不是可有可無的。


1991年,他剛升任奉賢分場副場長不久,凌晨時巡塘發現,有一方池塘的增氧機風扇停擺了,蝦兒因缺氧在水面浮頭,黑壓壓的一片,躁動不安。他當即叫來值夜電工,,拆下電動機檢修。半小時后,風葉又汩汩轉動,蝦兒也歡快地掉頭入水,他懸著的心放下了;又有一次凌晨3點巡塘,因多天暴雨傾盆,魚蝦混養的一方池塘,塌塘了,魚蝦正蠢蠢欲動,準備趁機逃跑。他緊急召集值夜的職工們,頂風冒雨,人浸在冰涼刺骨的水里,全力搶險,挽回了損失。


他家離養殖場10多里路,每年旺季,他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每天要換洗2次衣服。有時下午稍得空暇,他就踏自行車回去看妻兒,算是盡一下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。他真的是以場為家了。值班房是泥土地,夏天一架沒有外罩的電風扇吹涼,一盤蚊香驅蚊,王明龍從不計較。只要蝦肥魚壯,他便滿足和滿意了。


02

王明龍是陳建明最得力的助手,由他在奉賢養殖場撐著,陳建明可以把另一半心思放在青浦養殖場了。但遇到技術難點,就非陳建明這個養殖專家出面了。


早在上世紀80年代,他倆都在奉賢養殖場工作。1984年,陳建明從青島中國海洋大學,這個全國重點高校畢業,分到奉賢養殖場,此時比陳建明早進場4年的高中生王明龍已經是老師傅了。他們一起搞對蝦養殖。那時整個奉賢起碼有7萬畝水塘養對蝦。那些年對蝦養殖的形勢喜人。1989年、1990年,陳建明作為養殖專家,奉命派駐非洲利比亞技術輸出。1991年回國,繼續養對蝦,頗有成效。1992年,風云突變,曾經使奉賢國有養殖場和個體蝦民富得淌油的對蝦養殖,猶如一陣黑旋風鋪天蓋地的漫卷,所有蝦塘的對蝦全部感染病毒死亡,無一幸免。人們都欲哭無淚,捶胸頓足,損失慘重。


為什么呢?原來對蝦養殖,初始都是用野生的對蝦配對,然后將抱卵的野生親蝦放入育苗大棚,小心護養在一方方10平方米的育苗的水泥大格子里。親蝦產下卵后,幼體得脫10多次殼,直至長成幼苗后,再移入池塘。養對蝦的工序復雜,也不知道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。請來眾多專家會診,結論是第一代對蝦由野生對蝦產卵,再往后,都由人工養殖對蝦繁衍后代,沒有野生對蝦的生命力強悍,免疫力一代不如一代,抵御不了如傳染病一樣蔓延的病毒,無可奈何啊。

活人豈能在一棵樹上吊死。此時已擔任正、副場長的陳建明、王明龍,在上級支持下,1992年開始,他們試驗養殖羅氏沼蝦。羅氏沼蝦產于熱帶雨林氣候的馬來西亞,又名馬來西亞大蝦,上海人俗稱“大頭蝦”,它頭大臂長,有紅的膏黃的子,能吃出蟹的味道來。陳建明和王明龍等人一道搭起了育苗棚,先用幾個10多平方米的水池做試驗田。


親蝦(抱卵蝦)越冬,他們像像照料孕婦一樣,處處小心翼翼。用螺螄肉、蛋黃,還有一種進口的餌料——豐年蟲,好吃好喝侍侯著。陳建明、王明龍等幾個人一大早,突突突騎著摩托車,到農貿市場買回螺螄、雞蛋等。螺螄煮熟后,他們用針一粒一粒的挑出肉來,端的是大姑娘繡花的功夫??!


抱卵的親蝦食量大,不幾天,養蝦場門前就堆起了一座青青的螺螄殼的小山。親蝦產卵后,進入孵化期。陳建明、王明龍卷起鋪蓋進育苗棚。夜里,每隔一小時起床,測水溫、鹽度。等到蝦卵脫了10多次殼,長成了幼蝦,他們胡子拉碴,眼圈發黑,衣衫凌亂,人也瘦了一圈。

蘆葦返青的早春,幼蝦被放進海灘邊一汪一汪的碧綠池塘??茨巧鴥蓷l長須的小蝦,劃著透明的身體在池水里游來游去,他們喜上眉梢。要知道,在整個上海,他們是試驗的頭一家,也就是第一個吃蟹的人。試驗是艱苦而漫長的。他們循序漸進,慢慢擴大羅氏沼蝦的養殖面積。


2年后,1994年春,他們擔心的事情發生了。有一天早上他們走進育苗棚,看到一些米粒大小的幼體,或飄浮在水面,或扎進水底,死了。陳建明和王明龍都心痛得不行,真是怕什么來什么,可惡的病毒,又一次尋上門來,想起前些年對蝦因病毒全軍覆沒,他們不寒而栗,心都碎了。


好在陳建明是養殖專業科班出身,他將死蝦的切片放在顯微鏡下,早也看晚也瞧,茶不思飯不想夜不寐,仿佛著了魔怔似的。瞅了一個星期,在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,他終于找到了在放大鏡下,也只有芝麻大小,一種肉眼根本看不到的虱子。他欣喜如狂。推開門對正在巡塘的王明龍大聲說,找到了,找到了!


查閱外文資料,方知道這種虱子叫聚縮蟲,一種寄生在幼體身上的害蟲,專門在幼體脫殼時咬噬侵害幼體,陳建明試著配制生物溶劑,控制好劑量的大小,太小,殺不死聚縮蟲;太大,會危及幼體。


病害被控制住了。上海養殖史上的重大突破。幼體長成了幼蝦,從育苗棚被打撈起來,移入波光粼粼,倒映著婆娑樹影的池塘。

1995年4月,陳建明他們的科技成果開花結果了。奉賢養殖場車水馬龍,門庭如市,一簇簇羅氏沼蝦的蝦苗不斷地被網罩打撈出來,裝進充氧的塑料水袋中打包(每個充氣包能裝蝦苗1萬尾),再一包包裝箱,或賣給慕名前來的本市郊區的養殖戶,或空運到天南海北全國各地。有時一天要打300個充氣包,也就是300萬尾蝦苗。


當年,因為羅氏沼蝦育苗大獲成功,奉賢養殖場創利300萬元。


03

1997年,轉眼進入盛夏,羅氏沼蝦長勢喜人。夜晚巡塘,但見蝦兒成群潑刺刺游動,晶瑩的身子映著皎潔的月光,猶如一串串銀鏈子在抖動。


孰料這個節骨眼上,氣象預報,11號臺風即將來臨。滂沱暴雨,在剛勁猛烈的海風的強烈沖擊下,奉賢養殖場的2600米的用蘆葦加泥土壘成的大壩,三分之二已然崩塌。上午,陳建明心急如焚,緊急動員。分成兩組人,一組去背沙包,一組人在堤壩外,腳浸在腥咸的海水里,用鐮刀割高過人頭,青翠欲滴的夏日蘆葦,在一片片唰唰聲中,一株株蘆葦倒下,一層層的鋪在地上,足足有一個籃球場那么大小,堆起來厚達5公分,握鐮刀的手都起了血泡。一捆捆扎好,然后堵在堤壩的缺口上,再鏟上泥土,苫上沙包,夯得結結實實。陳建明作為一場之長,他手不??谝膊煌?,邊干邊指揮,嗓子也嘶啞了。大家整整干了五、六個小時。其中一個高個子,穿紅體恤衫的中年人特別引人注目,他眼疾手快,動作靈活,缺口在他的手下一個個填平了,這就是副場長王明龍。而后,大家又披上雨衣嚴陣以待。


當晚,狂風挾暴雨巨浪驟然而至,猛擊著蘆葦加固的海堤,撞碎的排浪散成一片白茫茫的沖天水霧。他們守護在堤外,又冷又硬的海風幾次將他們掀翻倒地,他們跌倒了再爬起來,海水模糊了眼睛,鼻孔也嗆滿了咸辣的海水。他們抹一把臉,目光堅定,一支支游動的手電筒微弱的光,透過風風雨雨閃爍。巡夜的腳步,依然踏在2.6公里的堤壩上,誰也不敢有絲毫怠慢。守了整整一夜,誰也沒有合眼。黎明時分,一輪暈黃的太陽躍出海面,折騰夠了的臺風也疲憊了,漸漸減弱。緊急情況之前,奮力筑起的蘆葦堤壩還是爭氣的,“我自巋然不動”,頂住了九級風浪。


養蝦池塘躲過一劫。而鄰近的另一個養殖場,因沒有抬高海堤,洶涌的海水長驅直入,淹沒了養殖池塘,辛辛苦苦養了半年多的魚蝦被席卷一空,痛悔莫及。


雨過天晴。當年9月,陳建明他們劃著小船,帶著長柄撈蝦網,在清凌凌的池塘中撈蝦。塘邊,早排滿了買蝦的客戶。陳建明對王明龍說:現在撈蝦的辰光,很開心,但想起剛過去的那場臺風,還真有點后怕呢。

1999年,“一山放過一山攔”,陳建明和王明龍又把目光轉向新品種,南美白對蝦的育苗和養殖。南美白對蝦外形很像中國對蝦,體色為淺青灰色,步足呈白色,故稱白對蝦,成蝦體長20多厘米,屬于個大肉腴的蝦類,養殖比較合算。這是一種需要鹽度較高的海水蝦,但有2個難題放在陳建明他們面前,一是杭州灣無高鹽度海水,二是海水容易造成病源體傳染,導致滋生養殖職工談虎色變的病毒。于是,他們借鑒奉賢兄弟養殖場的經驗,采用海蝦淡養,這樣有2個好處,生長快,疾病少。他們先用海水,再通過人工慢慢加淡水,逐步過渡,使南美白對蝦漸漸適應生長環境。


南美白對蝦幼蝦在小池塘長結實了,陳建明、王明龍又把它們轉入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的池塘,入池塘前,他們仔細檢查了增氧設備,在塘里投放了生物凈水劑,因為南美白對蝦對溶氧、水質要求較高。當成千上萬的幼蝦轉入水波瀲滟、氧氣新鮮的池塘里,如小鳥在空中飛翔游弋,陳建明他們邊向水中投放配合顆粒餌料,邊咧開口笑了。


這一年,奉賢養殖場南美白對蝦初試鋒芒,首戰告捷,畝產利潤2萬元。


04

2000年,《文匯報》在頭版報道了陳建明的事跡;當年,他被評為上海市勞動模范。而后,他獲得了高級工程師職稱。


數年后,陳建明被提拔為上海水產養殖公司總經理,管轄奉賢、青浦2個養殖場,遷到楊浦區復興島辦公。但他不忘初心,每周不到奉賢養殖場走二趟,心里就會空落落的。他的好助手作為負責生產的副場長,王明龍仍留在奉賢養殖場。

從2012年開始,每年4月,2兩左右的暗紋東方豚、菊黃東方豚的幼魚就可以出售了;當年11月,6兩左右的暗紋東方豚、菊黃東方豚的成魚熱銷。每天天蒙蒙亮,王明龍等人就開始作準備了。上午9點鐘,客戶開著有充氧設備的裝活魚的貨車進場了,陳建明也在現場指導。只見王明龍等幾個職工將10多米綠色的尼龍漁網,撒入清水漣漣的大池塘,然后幾個人杭育杭育拉網,數十尾魚活蹦亂跳地出水了。2017年,共售魚4萬斤,每畝1萬利潤。養魚育蝦是辛苦而寂寞的,但收獲的季節是甘之如飴的。


2014年,王明龍因工作突出,被授予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。


2018年1月,王明龍升任奉賢養殖場場長。


現在,又是一個春天,來到了杭州灣。奉賢養殖場高8米,堅固的鋼筋水泥筑成的長堤壩上,能聽到一片片翠生生的蘆葦,齊刷刷拔節生長的聲音,迎風送來一陣陣蘆葦的清香,一群鷺鳥在蘆葦叢中上下盤旋。在陳建明、王明龍的規劃下,奉賢養殖場無邊光景一時新,水清樹綠魚蝦躍。

END

來源:寫作沙龍,作者:王堅忍

投稿

中國水產門戶網,志創漁業信息第一品牌;運營十余載,用心感悟行業發展的點滴;水產人,就上中國水產門戶網。

官方微信公眾賬號“bbwfish”現誠征原創文章,歡迎廣大行業人士踴躍投稿,積極爆料。一經采用,必有稿酬!

投稿郵箱:bbwfish@163.com

微信:13707793355

業務聯系:0779-2029779

目前500000+人已關注加入我們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