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野性西藏 | 獵人眼中的雅魯藏布大峽谷

樓主:iTibet 時間:2021-08-17 09:25:19

講述/仁青次仁

采訪、撰文/割麥貓

攝影/稅曉潔 老范


演示射箭中的墨脫獵人,他身上的箭筒中裝著不同的箭。攝影/老范


千百年來,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地區的人們,正是通過狩獵這種行為,建立了與山川自然間廣泛的關系。這種關系既包含著私利與欲望,也體現出勇武與智慧。

美麗雄奇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的另一面,野性從來就不曾消失。



1

在獵人仁青次仁眼中

雅江大峽谷就是一幅動物垂直分層帶


看山不是山。在從小與山打交道并有25年狩獵經歷的仁青次仁眼中,當我問仁青次仁"同樣面對山,獵人和一般的村民有什么本質不同"時,他回答:一般人是空入寶山,而獵人卻清楚自己將有的收獲。


羚牛皮做成的坎肩,記事工布人日常勞作時驅寒避雨的工具,也是在節日歌舞中體現男性雄健英勇的標志。


靠近峽谷底部的江灘地帶,地薄石多,峽谷風特別大,一般與村子所在的臺地間還有些高差,往往是村民利用率不高的土地,加上這些地方多洞穴草叢,食物也相對豐富,野兔、水獺等小動物喜歡在這里筑巢壘穴;


野豬、猴子等多靠近村莊,尤其在冬天食物短缺的時候,所以,大峽谷一帶的農田幾乎從沿山腳灌叢地帶起,便會不間斷地用枝條和尖樹樁等,混搭出一人多高密匝的刺籬笆。


實際上,冬天不少動物都會把活動區域往下擴張,仁青次仁繼續解釋道:比如平時多在雪線附近的高山草甸地帶活動的各種野雞,有時候還會有羚牛,甚至豹子;


比村莊稍高的是成片成片由野生蕨類和黃玫瑰等組成的茂密草叢,這些地方也往往是山溝溪水的漫流區,小動物以及野畫眉、田雞等尤其多,大峽谷每家每戶都普遍飼養的藏香豬也最愛在這些草叢中拱食;


再往上是多年生刺灌和青杠林的混生地帶,這些從山下看起來薄薄一層似的林子實際上很茂密,深的地方掛滿了松蘿和藤根,陽光都難以透射進去。仁青次仁說:秋冬之際,野豬和狗熊最愛來這里飽食青杠籽,手巧的獵人們,會充分利用地形與樹叢等,在動物經常出沒并覓食的地方,安放各式各樣的活套、陷阱、吊索、鋼夾等,一周之后再去檢查,通常都會有收獲;


青杠林之上的樺樹、白楊、槭樹和各種野生漿果類植物的過渡性混雜林帶里,會經常碰上猴子、獐子、麂子等,它們的食物一般比較精細,尤其是春夏多蘑菇、苔蘚和苞芽的時節。不過,這些動物的分布上限也會延伸到松樹和杉木林帶,甚至更高的林緣。


1983年科學家楊逸疇在大峽谷科考的過程中,在當地人家中見到一頭剛被捕獲的豹貓。


除了這些食草類動物外,雜食且食量巨大的狗熊也是這一帶的???;林線以上是草甸、石漠、巖山和雪線,優勢動物以野羊(巖羊)等群居性動物居多。當然,像雪豹和猛禽等獨來獨往的動物,也樂于將領地建立在這些區域。



2

獵人仁青次仁的幫手

不是藏獒而是工布獵狗


僅掌握"地形和動物習性",在仁青次仁看來還只是獵人的必修課,一個不善于借助狩獵工具以及打獵方法的人,仍有可能空手而歸,甚至帶來危險。而這其中,最重要的打獵工具就是狗。



蹲在自家狗旁邊的仁青次仁,一邊親昵地拍打著獒頭,一邊翻看著白森森的狗牙說:其實藏獒只是養著好看,嚇唬嚇唬人可以,真正打起獵來還得靠本地的獵狗。說著他指給我看院內另外兩只一白一紅的狗。


工布獵狗以白色和紅色的為上品,因為它們在追獵過程中極易辨認,特別在和狗熊纏斗的時候,不會因毛色混淆而誤傷。除了毛色,好的工布獵狗還要頭顱圓實,嘴筒純黑,尾巴大而上卷。


對于工布獵狗的優勢仁青次仁有這樣的總結:工布獵狗體形不大,后肢強勁,特別善于穿山過林,奔跑能力和耐力都很強,還有就是靈活、兇狠、嗜血,往往兩三只就能困住狗熊。


在仁青次仁的講述中,所謂打獵的方法斷斷續續地提到不少,比如要在下風向或側風向靠近獵物,尤其是打獐子和狗熊這類鼻子很靈的動物時。比如,夏天的獐子得用槍打,冬天的獐子要用繩套,樹葉金黃時打的熊膽是金膽,提前打的則是銀膽,又比如,野馬蜂的蜂蜜要在5月馬蜂移巢山下的時候采獵,那時只需用長長竹竿直接捅進巖壁上的蜂巢,蜂蜜就會順著竹竿流進塑料桶里,等等。




3

獵人的槍


以前打獵的槍都要高高掛起,并包得嚴嚴實實的。仁青次仁解釋說:獵人都很迷信自己的槍,怕走了運氣,不能讓女人碰,。,你就得換槍了。


墨脫縣的現代獵人。他們手上拿的是套獵物的竹套。當然,獵槍是必不可少的,見我拍照,大伙們把它收起來了。


1978年以前,大峽谷獵人還停留在"火銃"時代,每打一槍都要重復擦槍管、裝填火藥鉛丸、點燃導火索、瞄準和發射等動作,如果是單獨打獵,很少有放兩槍的機會。所以,一槍命中要害是衡量一個獵人是否優秀的標準。仁青次仁對自己的槍法顯然很自信,他做出瞄準扣槍的姿勢說:"獵物近了要打頭,獵物在側面時要從前肩胛斜下方打它的心臟。"


說到這里時他突然問我:"你知道怎么打狗熊嗎?"我明白他沒打算聽我的答案。"狗熊要在大熱天打,那些時候狗熊毛發里的松脂會被曬化,讓它行動緩慢,就算一槍打不死,也不用擔心被追上。還有,被狗熊追趕的時候不要一直往山下跑,那樣肯定被追上,得跑之字形。"


從1978年起陸續擔任米瑞區通信員和防疫員等公職的仁青次仁,有了更多接觸好槍的機會。"那時候整個米林縣就只有一輛老解放牌卡車和一輛北京吉普,我每次下鄉都是騎馬背槍,威風得很。"可11連發的半自動小口徑步槍的出現,為神槍手仁青次仁帶來了更多的獵物。1992年秋天,裝備了沖鋒槍、手槍和小口徑的他和央次那多吉兩人,從德央溝進,丹娘溝出,前后19天的時間里,共獵獲獐子24頭(其中公獐7頭)、野牛3頭,野羊14只。


門中村到絨扎大瀑布間遇到的獵人



4

獵人的信仰與技巧

白色的動物、鷹、鷲是神異的獸類


大峽谷及墨脫一帶的獵人敬畏一個名為多吉卓尼的神靈,仁青次仁將他解釋為蓮花生8種變相之一中的忿怒身像,據說在派鎮后山溝里的嘎拉竹普寺里有他的塑像。該神像的形象是黑身大肚,頭帶銅冠手持利刀和斧頭。


獵人對多吉卓尼神的敬奉一是體現在獵獲動物時要口念"阿布多吉切",即請多吉神享用,"切"在工布語里就是"吃"的意思。同時還要將動物心臟的尖端分成三份,分別向"天、地、水"拋撒,意思也是讓神、鬼、人都能分享。


有時候,獵人在懺悔贖罪,或是認為運氣不好的時候,也會到多吉卓尼神像前燒香念經,并在神山處插經幡。有神山的地方是不許打獵的。比如南迦巴瓦峰下直白村上方的"阿參拉"、直白村斜對岸的洞不弄等,大峽谷幾乎每一條山溝每一個村莊都有插著經幡的場所。


另外,白色的動物以及鷹、鷲在這一帶被認為是神異的獸類。仁青次仁在松巴村江邊的大沙丘處,用槍瞄準過一只白色的獐子而沒有開槍。但就在同一地方,他曾毫不猶豫地點殺過一只喝水的狗熊。一般來說,大峽谷地區獵人的獵殺對象沒有太多限制。傳統的薩嘎達娃節,或是某些特定的宗教節日期間,屬于禁獵期。有時候獵人也會放過懷崽的母獸。



判斷一個獵人是否有運氣的方法很多,比如在打獵過程中,燒茶時的煙火飄向誰,誰有運氣。也有通過焚燒帶有酥油和香末的樹葉,以觀察樹葉的灰燼飄向誰來判斷。同樣,改變運氣的方法也不少,比如一支槍老打不中獵物時,便會讓女人跨過這支槍以消除霉運,或是將槍在水磨坊的磨石下放上一晚,再改不了運的話,就得用槍射擊一只繪有頭形圖案的雞蛋,直到打中為止。


有關獵物的分配一般會出現圍獵中,這也是大峽谷獵人早期比較常見的狩獵方式之一。圍獵過程中不同獵人分工不同,有埋伏放槍的、放狗的、做飯的、運輸獵物的等。獵物都是按人頭和狗頭來分配。比如打中獵物要害的獵人可以分到頭,而其余部分則均分。功勞最大的獵狗可以享用到最多的動物內臟,其主人則可以分到皮。通常獵人們會將動物的血涂抹在功勞最大的獵狗頭部或心臟部位,這樣,事先回村的獵狗便會將好消息帶給家人。但仁青次仁又補充說:以村為單元的圍獵行動是基于早期狩獵工具的落后,以及那時候人的私心較少。后期大峽谷獵人多是采用單獨狩獵,最多帶一兩個關系好的幫手。


從方法來看,大峽谷獵人較少采用墨脫一帶珞巴獵人的毒獵法。實際上珞巴人打獵都改用雙管獵槍了。仁青次仁說他曾經在德央以及丹娘溝的南側看到珞巴獵人,他們早不用毒箭了。但有一種情況會用到毒,比如猛獸咬死了家畜,村民們通常會在死畜身上下毒,以圖毒殺再次前來吃肉的兇手。而當我問仁青次仁有沒有用"口技"的方式誘捕獵物的神奇獵人時,他說只有在打猴子時,偶爾會用干桃和玉米誘捕。


如何在山林中標志記號也是獵人必須掌握的技巧,尤其是幾個獵人長時間野外生活時。于某處留下食物為記號的,說明這個獵人就在不遠處,而且很快會回來。在山尖處以砍樹皮,或把樹枝插入壘石之中,表明獵人已經轉移到其他山溝。而在某處留下衣物等,則表示獵人還會回到這里。



5

收獲與禁忌


已經全面進入旅游開發時代的大峽谷,為曾經獵人的仁青次仁找到了新位置。憑借自己的地緣人緣與活絡,堪稱大峽谷活字典的他如今已是公司在當地大小事務的協調人。仁青次仁平時會收集一些老東西,打算以后搞一個大峽谷民俗博物館。打獵的東西也包括在里頭。


狩獵在大峽谷以及林芝的多數地區都是一個禁忌話題,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首先打獵這種殺生行為本身并不符合藏族的信仰。在仁青次仁父母仍健在時,他就從沒得到過諒解,身為醫生和在家居士的父親幾乎不承認有他這樣的兒子,母親更是會將他已帶回家的獵物扔到家門外。


其次,真正稱得上優秀并能不斷為家庭創造出財富的獵人,在大峽谷地帶并不多見,作為有特殊才能的人群,出于對自身利益的保護,有不為外人道的必要。最重要的原因還在政府對打獵的定性。這里面不單有基于對野生動物及生態環境的保護,也有出于對打獵槍支潛在安全隱患的消除。


圖/西藏人文地理圖庫 授權。


相關閱讀

從沙丘到森林:行走西藏世界頂級峽谷

西藏那曲竟然私藏了一處地圖上找不到的桃花源!

快來投票選出最能代表西藏米林的花吧!

最全的西藏米林自駕徒步等自助游攻略,拿走不謝!


i西藏

iTibet


i西藏(iTibet)由《西藏人文地理》與TibetMedia新媒體聯盟共同發起,為熱愛藏地人士打造涵蓋文化、旅行、文創、公益與商家優惠的互聯網+優質平臺。掃描二維碼,關注i西藏!了解更多,請關注i西藏今日頭條號和一點資訊!

點擊這里“閱讀原文”,可查看征稿詳細信息!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