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厚道諸葛水泉子峪最后的守望

樓主: 時間:2021-04-24 07:14:32







『美麗鄉愁』

水泉子峪?最后的

文圖│周生寶 ??編輯│沂水拖藍

站在大暖峪村北山頂的炮樓遺址北望,遠處是三角崮、貨郎崮,山色青靄,高大巍峨,近處是幾棵相距頗遠似乎是在默然獨守的大樹,一棵肅穆的翠柏,一棵掛滿黃嫩樹葉生機煥發的柿子樹,還有一棵不失莊重的榆樹,還有一棵像站崗放哨的消息樹,兀自站立在一個小山包上……


?

榆樹下,似乎是一個小麥場,場邊有一間房子,兩個草垛,還有一個高樁饅頭似的石屋子,我正猜摸不知那是不是一座山神廟,耐松弟指著下方對我說:“看,那里,有一戶住山埯的!”一道山峪的上方,幾間草房,古樸靜謐,跟山色渾然一體,樹木掩映,剛開始,我竟然沒有發現這幾間草房。

?

石屋,草房,我們很有興致,決定前去探望一番。同行的人已經累了,打算折返,告誡我們說:“那里只有一位老人了,小心有狗!”我們并不在意,只管沿坡而下。


?

田地旁有幾個木桿撐著破舊的衣服,在風中搖擺,顯然,這是秋天谷物成熟時老百姓用來嚇唬飛鳥啄食糧食用的。在大山里,看到這個,定然是有人的活動,頓時讓人覺得親切。經過幾道梯田,我們來到了似乎麥場的地方,周邊整砌著,地面是純天然的石壩,但并不是很平整。一間石頭草房,屋頂似乎要塌陷,一個陳舊的木梯子搭在一邊的石堰上,似乎已是長久不用了。幾個草垛垛得齊整,上面壓著的石頭,感覺很有秩序,似乎是主人很用心地放上的。尤其是那座純粹用石頭板壘起的小房子,讓我覺得很有山里特色,就地取材,直接搭建起來,里面用黃泥抹了,放了一些裝滿東西的尼龍袋子。我前看了后看,總覺得這個小石頭屋子很是可愛,直贊嘆山里人真是智慧無窮。


?

順著小路往住戶走去,遠遠就傳來狗叫聲,走近草房,一位老人已經站在院子里抬頭望向我們了,顯然我們早早就驚擾了他。還沒開口,老人就跟我們熱情地打起了招呼,并讓我們到他家坐坐。老人背后是兩棵高大的槐樹,滿樹的槐花,開得正旺,清香撲鼻。

?

我們邁進老人的院子,老人拿了馬扎讓我們坐,然后從口袋里拽出一個裝有旱煙的塑料袋來,用紙卷了旱煙,邊抽邊跟我們聊了起來。老人名叫馬京山,72歲了,父親馬興友,爺爺馬文田,老祖從道托鎮塔坡村、高橋鎮柳子溝村那里要飯過來,來到這里大概有200年了,連買加開墾一共整了30畝地,人口鼎盛時有20來口人,如今都搬遷出去了,本來還有自己的二叔也住在這里,但去年去世了,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住在這里了。這個地方從屬于下華莊村,叫水泉子峪,但泉子都在溝底?,F在吃水是個大問題,山頂上的石壩子,就是為接雨水專門整砌的,等下了雨,雨水匯集到一個地窖存起來,平日上去挑下來吃用。老人的草房大概建在1969年,是他結婚時的婚房,一直住到如今。這里沒有電,平日也幾乎不見個人,老伴已經走了有幾年了,孩子多日才來回,日常就是有個小收音機陪伴著自己……


?

我們唏噓著,參觀他的院子,因地制宜,有的小石屋放著雜物,有的小石屋攔著山羊,有的小石屋用來欄雞,屋前屋后都有欄牲口的木柵欄,不用多想,看看就知道老人是個勤勞板正的人,只不過現在年紀大了,腿腳疼,不是很利索了。

?

現在老人住在灶屋里。畢竟是自己一個人過日子,灶屋里顯得有些亂,泥爐子跟土炕相連,中間用高粱秸做成隔檔隔著,隔檔已經被煙火熏得烏黑了,不知已經有幾十個年頭了??活^放著一個老舊的小收音機,還有兩個電子鐘表,一個比較新,掛在墻上,好像才掛上去不久,另一個舊些,大概壞了,才剛置換下來。收音機和鐘表,當是這里最現代的東西了。

?

老人進堂屋拿出一張照片來給我們看,這張照片是他在山上石屋子跟前照的,他說,近些年,這里來過好幾撥人,前兩年還有青島的,有兩架攝像機,好幾個人,上上下下都照了個遍。確實,這里算是個攝影的好地方,關鍵是這里或許不會有多少年就可能消失了,作為攝影者,大概都想留下點影像吧?



?

我們又參觀起這個小村居來。前前后后的草房,由于沒有人居住,屋頂多已塌陷,院落多已頹亂。有一個院落似乎是凝固了的時空,讓人感覺主人才剛剛離開不久:兩個破舊的提籃,一個放在墻頭,一個放在墻根;一個快要爛了的家筐倚在墻下;墻邊石頭搭起的平臺上,放著一個褐紅色的大塑料盆子,一把綠色鐵皮暖瓶和幾個塑料桶;正屋門是高粱秸編的,門口前放著一個綠色的小塑料盆和一把水瓢;窗似乎是化肥袋子釘起的,旁邊一個小門是幾個木板釘成的,屋檐下的墻里還插著一把生銹的鋤頭……尤其有兩個用上水石和鐘乳石特制的容器,似乎是用來養魚或者養花的,讓人感受到曾經主人的愛美之心,驀然升起贊嘆之情。


?

有一盤石碾也讓我很是慨嘆,石碾根本就沒有碾盤,只是因地制宜地放在了挖平了石頭上,估計以前就是直接滾動著大碾砣子來碾壓糧食。為了生活,馬家的先人可謂是想盡了一切辦法。

?

坍塌的房屋,頹敗的院落,棄置不用的石碾石磨,雖然一些生活的什物還在,但曾在此生活的人們卻已全都不在了,這種蕭瑟和荒涼深入人的內心深處,讓人不禁慨嘆時間的殘酷。



我們終歸要離開,不能為老人挑擔水,只能送給他僅有的兩包點心。老人連連道謝,并一直送我們走了好遠。村居外,梯田層層,有的地堰都好幾米高,這是老人的先人為了開墾土地而壘的,看出馬家的先人是多么的勤苦,也是多么得不容易。

?

老人回去了,我目送他落寞的背影,竟然不知該說些什么。水泉子峪,這個地圖上根本就沒有標注的小村落,以后大概永遠也不會標注了。馬家先人勤苦地開創了這個小村落,如今,僅有一位后人還在這里生活,在這里堅守,在這里守望,唯一的守望……


?

眺望巍巍青山,遙望幾棵默然獨守的大樹,他們見證了多少的興旺和衰???或許我可以不用如此傷感,正如馬家人也從沒有傷感,他們并不是不珍惜這里,而是像他們的先祖,一直在追尋更美好的地方,然后走向更美好的遠方……



關注『沂水地名文化公眾號』

期待與你暢聊家鄉的山水人文


感恩推介“沂水地名文化”?

歡迎投稿:ysqhdm@163.com


崇敬地域文明???牽動鄉土情懷

帶你領略家園風采


長按二維碼關注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