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
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老悟【漢江詩歌】散文詩 組章

樓主:赤土嶺文協 時間:2020-10-05 08:33:22

簇擁春風十里(散文詩 組章 )文/老悟


春風何止十里,我卻擁了最美的一段! ? 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一一題記


《河柳蕩漾》


一襲長裙,仄仄地,搖曳在一條溪上。


這是鄉村最惹眼的風景。


曠野寂靜,茅草還在酣睡,所有的路過都悄無聲息。


年是一團火,熾烤著日子的寒冷,也把南來北往的奔波喚回家來。


年似一根絲線,長長的拴著365個日子,每一個日子都是一個結,有太多的思念包裹在里面。


兒女們總把日子攥在手心,一天一天的數著,謀劃著,企盼著,甚至,流血,流汗,流淚……


當他們把春天矚望成酷暑,把秋天過成隆冬,回家的日子就臨近了,臉上也綻開了笑顏,繃緊的心弦便有了松馳的空間。


回家去過年,回到故鄉去,把憂傷和廢物捆綁起來,扔進路邊的垃圾桶;把收獲和喜悅打進大包小包里,攜上妻兒和歡喜向老屋的方向奔去。


長長的年好短啊,好似拜年的話兒還沒說完,對老爹娘親的孝敬才剛剛開始,一鍋的肉還沒吃多少,開壇的老酒還沒醉幾回,村頭河柳就擠眉弄眼催人上路了。


一襲仄仄的裙裾,搖曳在春風里,我又要去打發那些令人魂牽夢繞的日子。


《麥苗返青》


種子總是依戀著大地。它的夢想是向土里扎根,向風里長高。


時間毋庸選擇,日子毋庸思考,節令一到,種子就要去向沃土?;螯c種,或播撒,掩上一把泥土,它就回到了溫馨的家。


麥子是田野里最普通的莊稼,是鄉村最美的風景,也是農人心中最堅定的守望。


因為長冬,麥子學會了蟄伏;因為地氣,麥子學會了儲蓄;因為有農人的守望,麥子就學會了生長的報答。


麥子猶如小草,沒有妖艷的身姿,也無華麗的服飾,就一抹翠綠,一段清瑩,在冬日里匍匐,等待一場雪來。


它始終以渺小的身段悄然呼吸,不與桃李爭春,不與樹木比肩,默守腳下凈土,癡與大地相戀,駐守一穗麥粒果實的夢想,無拘無束地活著、活著。


只要有一道春水,一個激凌,它就會如飽飲清露的野草,開始蓬蓬勃勃地生長。


返青,脫去枯黃與萎蔫,把綠色找回,還我盎然春意。


只待五月來臨,趕在酷暑之前,便有千千麥穗萬顆籽粒,筑就金子般成色,為青黃不接的日子續上噴香的味道,讓曾經播撒的手有了收獲的驚喜,回報大地默默的承載與無私的奉獻。


麥子永遠是野草的宿命。因為一顆子種將高舉一穗籽粒的旗幟,正是它的生生不息,才喂養了萬千生靈,壯大了一個個民族,蓬勃了整個世界!

?

又到麥苗返青季,正有一汪春水汩汩而來……



《社火高懸》


把懵懂舉過頭頂①,把夢想抬向高處。


所有看客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懸,真懸!懸在高空的自己娃,長大就會有大出息。


一出出戲在半空上演,《打漁殺家》《蘇武牧羊》《群英戰呂布》《三打白骨精》《三娘教子》竟相上演?;蚨瘫嘟?,或斗智斗勇,或恢諧幽默,人間故事盡在正月十五的民俗文化巡演之中,搖搖晃晃擦肩而過。


臺上不知戲中事,滿街盡皆叫好聲。古老的式樣,藝人制木,疊架三層,繩索扎緊,穿戲袍,描彩裝,擺架勢,響鑼鼓,抬起來,高點,穩住,走起來……


還有彩蓮船滿地劃動,船姑娘喜笑顏開;高蹺戲你追我趕,獅子龍燈翻身打滾,儺戲舞怪面神秘②,秧歌隊扭出歡騰,大街小巷一派歡樂氣象。


民俗浸透心智,把年過成喜悅。一個村莊都在精心裝扮,家家戶戶都走上了鄉場。


這份熱鬧已傳承了千年,子子孫孫在這綁扎化妝懸空里,矚望著,欣喜著,驚呼著,唯一留下的就是回家過年的念想。


長大的后生又將抬起高懸半空的子孫,讓一個村莊的手藝高高在上,讓古老的民俗紅紅火火煙火鼎盛!



注:①社火:一種鄉村年節民俗文化形式。它是以耍獅、舞龍、扮戲、旱船、秧歌等為主,以滑稽、俏皮、取樂為基調,在鑼鼓聲中慶豐收迎新春送祝福。社火中尤以高臺社戲為驚險剌激。它是用木架扎制懸臺,把農家三五歲小兒經化裝后勒綁固定其上,演繹出相應戲劇故事,場面很是熱鬧。②儺戲:農村一種古老的戲曲形式。它是鄉村逢年過節以祈福為目的原始動作演出活動。情節動作簡樸,面具化妝怪誕,被譽為“戲曲活化石”。


《花香盈地》


不是凋零,是花香鋪天蓋地,一踏糊涂。


吟誦春天的詩文,都已作古,今年春天又長出新的色彩。臘梅的玫紅有些妖艷,迎春的明黃耀在山溪,粉嫩的桃花不再羞羞答答,牛頭坡上梨花竟比雪燦,櫻桃溝里又降了一場不融的瑞雪,七里香意欲收攏一分香艷,古槐上星星點點的花蕾卻要登高引亢,牡丹園里鎖不住怒放的情愫,今年的花瓣又放膽大了幾分。


啊,春色,你就這樣肆無忌憚吧,讓所有的花朵都在這個季節擁擠著盛開。就連故鄉小路邊的星星草太陽花的心都野成了一片,把露珠鑲嵌在耳際佩戴在胸前。


花仍昨日容,香艷各不同。凝望一朵花由蕾至放,眼睛里便盛著了春色。


月有月的容顏,花有花的姿態,花姿雖然各異,而芳香卻同樣襲人。只是有的濃郁一些,有的淡雅一點。一樣的心思同樣的藏在蕊中,等待春風撩撥,等待蜂蝶來吻,等待久違的媚眼和愛意的撫摸。


無論城市與鄉村,花兒的綻放總是自顧不暇。只是城里的花兒更加的衿持一些,不待時日不開放。城市之花養在盆中?;ㄅ桦m然千姿百態,但花兒的香艷總覺著多了一分媚俗,缺少了一分質樸。


有時看著一朵花兒竟然有了塑料的味道,肥料、養料、香料,培育出失真的綠、紅、藍、黃,亮色刺眼而少了生機,皆因置于樓宇花架之上,而不接地氣,少了攝人心魄的花魂。


故鄉鄉間的花花草草自幼至大無人打理,自顧自的生長,迎了晨曦,餐風飲露,興奮地捧著春雨,驕縱地披一身斜陽,與田地莊稼比長高,比艷麗,葉有草色,花有清香,看著眼目潤澤,心儀之極!


驚蟄春雷響,此刻正當時。漫山遍野花兒就要綻放,一坡又一坡的花事即將上演!

【作者簡介】老悟,真名伍宏賢,中國散文學會會員,陜西省作協會員,陜西散文學會創聯部副主任,國際城市文學中國新詩百年100位影響力詩人散文詩人,。詩文在《星星》《散文》《文化藝術報》《中國電影》《文談》《袞雪》等刊物發表,詩作入選《中國青年詩選》等。詩觀:天地萬物皆靈性,人間千載愛悠然。

審核:田也,作者:老悟,責編:馬艷,序號:792

漢中市赤土嶺文化交流協會官方微信公眾號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偷看农村妇女牲交
<center id="icqwk"><small id="icqwk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cqwk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optgroup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
<center id="icqwk"></center>
<code id="icqwk"><xmp id="icqwk">